首页 > 大同世界 / 众议世界 > 正文

在全球实现大同世界是人类进步的方向 张丹青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6/3/19 17:33:10

      在全球实现大同世界是人类进步的方向

               张丹青

    怎样在全球实现大同?只有是在全球实现了共产主义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下大同”,本来在笔者的规划中,如何在充满各种矛盾、纷繁复杂的全球范围内实现大同世界,这个问题是准备要提上“议事日程”的,即通过理论文章表达出来的,近日看了草根网网友李向东写的一篇文章《当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的总趋势》 ,觉得这篇文章很符合我的“胃口”,可谓所见略同,这篇文章里的论述应当说还是比较全面,但还有所欠缺,本文权当是为李向东的文章做一些补充,使实现大同世界的理论更加周全, 李向东说工人无祖国,倡议共产国际代替国家,李向东在文章中还提到,“把全世界一切生产资料,资源,土地,海洋以及财富归共产主义国际联合组织所有,归全世界广大劳动人民所共有,然后,在国际生产方 面,根据全世界人民的需要,国际有计划的调节生产。总之,一句话,消灭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体系,建立“世界统一”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生产体系。” 这可以说基本就是全球共产主义的合理模式,但在这里,除了世界一体化共产主义模式,共产国际组织外,即除“世界国家”外,还存在一个民族矛盾问题,区域矛盾问题。在历史上,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都有矛盾,资本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之间也都有矛盾,当初中苏、中越、中缅交恶,印尼对华人种族清洗等,以及中东战争、马岛战争、领土纠纷,大民族沙文主义,种族歧视等等问题都客观存在。
举一例,当初缅甸奈温上台后,成立了社会主义纲领党,本来缅甸搞社会主义,应该和中国真正成为“胞波”才对,应该比吴努时期的关系好才对,可是在奈温统治缅甸时期,却发生了大规模的排华浪潮,据说原因是反感中国“输出革命”、反感佩戴毛主席像章,本来既然“工人无祖国”,革命无国界,缅甸奈温社会主义纲领党应当支援中国输出革命才对,可是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为什么却走向反华、反革命的道路呢?为此,中国支持成立了一个缅共来对抗缅甸奈温政府,缅甸的反华,反输出革命,这里面就存在一个民族主义问题。越南、缅甸、印尼这些国家民族主义氛围十分浓厚,面对全球民族、种族主义、宗教信仰、国家主义、地域观念,等等这些因素的存在,
所以在全球建立成一个共产主义世界,即使依照“工人无祖国”概念来衡量,也仍然会存在许多的诸如民族、种族矛盾、宗教信奉、文化认同、言语障碍等条件束缚,只有把这些问题解决好,才有可能建立成一个稳固的全球共产国家。
  面对世界纷繁复杂的民族、语言、文化问题,要建立全球共产主义国家必须要有解决这些矛盾的合理方法,才有可能天下大同,首先在民族问题上,要消除狭隘民族主义,民族之间一律平等,不能搞民族沙文主义,其次文化问题,每个国家都都自己的文化,都有自己国家及民族的文化认同感,如果强迫搞文化排斥,唯我独尊,那么势必会形成类似今天缅北的克钦、果敢等民族为捍卫民族尊严和民族文化而和缅甸政府“势不两立”的局面。我认为民族问题的解决,应当主要在文化上面,不能强迫别人该融入哪个民族的文化,在文化上面,应该实行“文化‘市场化’”,即文化认同上实行“自由主义”原则,经济上实行自由市场经济,导致的是财富向少数人手里集中,导致贫富差距,这是完全不合理的,所以经济上不能实行“市场化”和“自由主义”。而文化认同上实行“自由主义”必然导致少数民族向“主流文化”靠拢,这是符合人们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方便”的,佛家讲的“方便般若”也就是这个意思,“方便般若”目的就是要让人们感觉非常“方便”。所以各民族融合于几个主流文化之下,这应当说是进步现象,但是不能强行,要自愿,你文化博大精深,无与伦比,美不胜收,别人自然愿意融入,融入“主流文化”的同时别人也保持自己的民族特色,这也可以说是“面面俱到”,是很好的事情,怎么能去搞民族文化排斥呢?
在这个问题上我在《民族文化应当兼容并包,而不应强迫排斥》一文中有所阐述,只有在文化上实行“自由化”,充分尊重各民族的意愿,才能消除“文化矛盾”,从而才有进一步消除民族矛盾的可能,在一定的区域,某些民族为当地主流民族,而消除了国界的大同世界,人们是能比较自由的流动的,可能会存在一些民族到另一个民族聚居地流动和生活,而为了工作,生活上方便,根据“文化自由”的原则,你必然要学习对方的语言和文字,才能更好和对方交流和沟通,以果敢、克钦族为例,比如你到缅甸缅族聚居地,你不学习缅语,你就不能融入当地的生活,给你带来很多的不便,你自然而然就会自觉不自觉的学习缅族文化,那么同样,缅族人到果敢,甚至于到中国大陆,你要生活和沟通方便,你也必须学习汉文化,中国人到美国也要懂英语,美国佬来中国也咿咿呀呀的学讲中国话都是正常现象,所以未来大同世界,一个民族同时学习多种民族的语言和文化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像缅甸、印尼当初那种做法,强迫别人放弃自己的文化,禁止少数民族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禁止开办民族学校,推行大民族沙文主义,是极端野蛮的侵犯人权,完完全全是有悖文明进步的倒行逆施,当然未来,随着科技的进步,使用语言翻译软件,你和“异族”人沟通,可能通过手机录音功能的语音识别软件就能自动翻译成你懂的文字或语音,那么“异族”之间沟通也就变得很简单。 以上讲的是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问题,至于宗教问题,像穆斯林、基督教、佛教等等,大同世界并不排斥宗教问题,可以兼容并包,但是不鼓励,能说服教育人们放弃这些信奉,改为“专心”信仰共产主义大同世界当然更好,但不必强求,我认为,一般而言,宗教问题和大同世界生产关系并不互相妨碍,就比如说一个人是穆斯林或基督徒,但和他平时工作生活互不影响一样,是两码事,当然像中国历史上曾经“南朝四百八十寺”,寺庙遍地开花,侵占大量土地,那自然不合理了。西方封建时期第一等级的天主教会也占据大量土地,历史上这些宗教组织曾带来了很多的弊端,论述这方面的资料很多,这里不再赘述。
最后谈谈未来大同世界的工作问题,随着科技的进步,未来人们的劳动强度将大大减低,人的劳动量微乎其微,那时人们的劳动就如同现在我们在电脑、手机上听MP3音乐一样, 你想听哪首歌,你就点击那首歌就行, 未来的劳动模式就是,你要生产什么,从事什么类型的生产模式(或说工作模式)那么你就电脑上运行什么软件即可,点物流软件,汽车就自动装卸货运送,点公交软件,公交、地铁就自动运行,点餐饮软件,智能化厨房就自动切配烹调,点种地软件,拖拉机就自动耕种等等......更或者,这些程序都能事先输入,到时间自动运行,或者编成“重复”“周期”模式, 周期性地电脑会自动分析判断什么时候运行什么软件,不需要人去天天下达指令,人唯一的工作就是当社会需求量变化,生产程序相应也需要“变化”的时候,才由人重新编程,比如一个地区人口较大幅度的增减、或自然灾害等带来需求量较大变化,这时可能就需要人为“纠偏”,修改程序即可。 政府执政的道理也应该是如此,在大同世界这种极度合理的社会形态下,平时萧规曹随,无为而治,只是当大同社会的运行有偏离轨道的迹象、现象时候,进行“纠偏”即可。
  李向东提倡成立“共产国际”,建立“世界统一”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生产体系”,这些观点都非常的好,希望广大网友群策群力,集思广益,一起为世界大同添砖加瓦。近来,有的政论家提出了左右派“最大公约数”的观点,认为这是解决左右分歧的有效方法,我认为“大同世界”理想就是这个最大公约数,既可以让左派自由自在,也可以让右派自由自在,左派可以“天高任鸟飞”,右派也可以“海阔凭鱼跃”。即不要右派劳动,也不要左派劳动,左右派都可以少劳而获、甚至于不劳而获,右派希望剥削别人而达到不劳而获,左派希望摆脱奴役而扬眉吐气,归根到底都是需要自由。那么毫无疑问这个最大公约数就应该是“大同世界”,离开了此,左右的斗争不可避免,血腥流血不可避免,民族矛盾不可避免,国家矛盾不可避免,由民族矛盾、国家矛盾导致的区域性战争就难免发生、甚至足以毁灭人类文明的世界核大战都有可能发生。人类为了避免这一切,建成全球“共产主义大同世界”就显得非常的有必要和迫切。
注 :看到印尼1998排华,缅甸果敢民族问题,以及修正主义对笔者的迫害等等,本没心思再写什么“大同世界哲学”问题,而把“兴趣”和重心转向于民族问题,而今天写下这篇文章,是希望能让缅甸政府清醒,不要再在“民地武”问题上纠缠,未来大同世界,这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现在缅甸攻击果敢,徒牺牲民众生命,也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在缅北继续战争显然是不明智的,明显就是在“走弯路”。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