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同世界 / 众议世界 > 正文

大同世界,人们不再成为金钱的奴隶 张丹青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6/3/19 18:15:41

  大同世界,人们不再成为金钱的奴隶

    张丹青


一,评腾讯网《朝鲜手机饥渴症》

军事上领先才是最重要的,其余的,并不迫切的和急需的东西,慢半拍根本无所谓,无非也就慢半拍而已嘛,总之终归会拥有,文章中已经表露,中国拥有手机的时代朝鲜也有,中国有智能机手的时代,朝鲜也有啊,仅慢一小步而已,并且朝鲜这样一个小国,处在全世界资本集团的围攻堵截之下,能做到目前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就算资本主义国家的东西是要“丰富”一点, 但想想,其实很多东西都是非必须的,甚至于是“多此一举”的。资本主义制度下广大奴隶都在撅起屁儿干活,生产的产品也需要推销出去,企业需要生存就得卖出产品,员工不失业就得有生产,其实资本主义这种社会形态是病态的。
 如果叫朝鲜和韩国较量,北约、美国佬不介入的话, 韩国早被打爬下了。 朝鲜更注重的是发展根本的东西,而资本主义社会很多东西是本末倒置。什么东西的发明,人是决定性因素,资本只是一堆废纸, 不能说是资本发明了什么,而只能说是广大劳动人民、广大科技工作者发明创造了科技产品。 朝鲜在有些东西上“慢半拍”,也并不奇怪,韩国在军事上和朝鲜比同样也“慢半拍”,苏联时期,苏联第一个发射了人造卫星,和洲际导弹,苏联的科技令艾森豪威尔、肯尼迪也不得在苏联面前“软三分”, 这说明科技的关键在人,在于知识,在于探索,在于实验,而不在于资本,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发明了什么科技,以其说方便了广大消费者,到不如说更主要还是为资本家创造利润。 资本主义的发展,和百姓从剥削压迫中摆脱出来,获得轻松的生活无关,科技更多的是成了资本获利的手段,资本垄断科技不过为自己发财而已,百姓还是每天撅起屁股劳作。

二,公民有享受公共福利的权利,同时也有配合公共建设的义务。
一般而言,作为“钉子户 ”的毕竟是少数,多数人只要给出的条件超出其旧宅价值,大多数还是“明事理”的,然而即使给合理安排和补偿,仍然“待价而沽”的钉子户,怎么办呢? 强行拆迁嘛,毕竟是不太好的,在共产主义原则下,公民既然要享受公共服务,也就应让出个人的部分私利,况且准确地说,并没有让出“私利”,因为政府另外给你安排,不过挪动一下地方而已,而且往往是“以旧换新”,毕竟还是“占便宜”的。 所以说实际上也没让出私利,那仍然遇见蛮不讲理开“天价”的钉子户,怎么办呢? 政府可以放弃拆迁,但申明,私人有义务配合公共利益的规划建设、及调配。 假如个私人个体不同意配合,那么就没权利享受公共福利,包括医疗、教育、交通等等。建立黑名单档案,让其享有不了公共服务。这样就避免了赤裸裸的直接暴力冲突,同时又达到“逼其就范”的目的,这不是文明许多了吗?

三,一次性产品不合理
一次性产品用一次后就抛弃,而抛弃后每天又由此诞生大量的垃圾,生产的时候,浪费资源和人力,一次使用丢弃后又反过来污染环境,及加重清洁工的劳动负担,相当于是前面劳动消耗资源,过后污染环境又消耗劳动,所以大多数的一次性产品是不合理的,以饮食为例,在私营经济模式下,人们又不太放心饮食器具的消毒,而如果饮食实行国有化,按照工作分工职责,严格消毒,这样就避免了使用一次性产品。以前人们是“打酱油”“打醋”“打酒”,这样容器可以反复利用,而如果用经济学原理,则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实行各自为政的利润经济后,这一切都废除了,那么什么东西用后,容器就扔掉,浪费资源,又污染环境,再增加生产负担,再增加清洁工负担。


四,毛泽东同志说,一百年,一万年后还会有革命
这话怎么理解,那就是只要社会继续存在“封资修”余孽,革命就有必要,在法治解决不了的地方,革命往往是一剂良药。 更深刻的解释,那就是让革命成为一种信仰。

五,建立一个人人有基本工资或说基本福利的社会制度,有利于民主
在资本主义复辟后,华国锋、邓小平等修正主义分子,对左派进行血雨腥风的镇压,即使“轻微一点”的处理也被开除公职,停发薪水。在这种法西斯手段下,许多人为了能生存,为了养家糊口, 于是被迫屈服,谁也不敢反对反革命叛徒的命令,谁也不敢质疑反革命阴谋分子的对错,顾不上是非对错和坚持真理,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屈服,只能唯唯诺诺,俯首听命。就如同魏忠贤阉党打击良善那一套无异,人人为了保住饭碗,违心支持错误政策,出卖良心,这种情况下,就难免形成不良的风气,即良善被打击,奸佞得势。而共产主义制度下,实现了人人有职业有收入,规定没有任何人能用行政命令开除正义人士的公职进行威胁。当年在“揭批查”、“清理三种人”中明显的违背法律法规的错误命令,阴谋诡计,就应受到限制和抵制,才有利于社会的正大光明,当然属于自己的原因消极怠工,不参加生产等个人情况不在此例。这里只是说任何人没有权利因为别人正义立场问题而对别人做出“开除公职”的处理。华国锋、邓小平等修正主义分子的那一套卑劣做法应该抛弃了。?简而言之,只执行公开的命令,而不执行违背《共产主义法律》的阴谋手段。谁执行阴谋手段,那么法律就可以追究执行者的责任,当然对于反革命右派分子,妄图复辟资本主义分子,贪腐分子,可以采取非常措施,最后交由革命法庭审判,然后按法律论罪,罚俸、监禁、死刑等,由法律判,光明正大。而在革命非常时期,可以对右派进行各种限制,一句话,只准左派革命,不许右派翻天。

六,邓小平复辟资本主义,显然是受到老修正主义分子影响
上世纪五十年代刘少奇邀约了128位资本家座谈,并胡说什么:“资本家剥削阶级是有其历史功绩的””“资本主义一百年间将生产力空前提高,比有史以来几千年生产的总和还多” “今天资本主义的剥削不但没有罪恶而且有功劳......” 在《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评反动电影清宫秘史》一文里记载的,刘少奇的那一大堆看了令人忍俊不禁的荒唐谬论,也是赤裸裸鼓吹“剥削有理”
邓小平之所以说所谓“基本路线一百不动摇”,邓小平之所以疯狂推行剥削制度,显然也受了刘少奇谬论的影响,同时,既然认为文革是错误的了, 那么那些反对毛泽东主张的人,梁漱溟、邓子恢等等的主张自然被当成了“正确”意见,误把这些右倾偏执狂、精神病的主张当成是“坚持真理”,由此中国走上的邪路,现在如果继续坚持什么所谓的“初级阶段一百年不动摇”,那就只能令资产阶级越来越强大,不利于回归社会主义。

七:在共产主义社会,怎么合理控制资源浪费
在共产主义社会,由于废除货币,在消费上人们可能会“大手大脚”, 对于“有形”的物质,可以按照合理的数量加以分配,
 而如果“无形”的物质分配, 比如水电这类,刚进初冬,南方地区家家户户如果通宵达旦使用空调或点“小太阳”,造成很多资源浪费的同时,大大增加了供电系统的负荷,造成安全隐患,那么怎么调控这种现象呢?按额度 限制用电当然可以解决,促使人们自觉节约,但同时可以考虑在产品使用时间上“限制”, 也就是电暖产品,一天只能工作几个小时,超过这个时间自动停止工作,或者说进入“数九”天气这类电器才会被“激活”工作,平时则处于“停机“状态。

八:大同世界,人们不再成为金钱的奴隶,
大同世界,人们不再成为金钱的奴隶,只是从服务别人中找到快乐,《中国人的一天 地下歌手根据地》一文介绍:武汉有许多歌手在地下通道献唱,这些基本都是一些音乐发烧友,其在地下通道献唱,固然有希望把自己的歌声带给别人,取得认同感,获得快乐的目的,但同时也是把这当成职业,解决生活问题,文章中主人公陈立,其经营的琴行,由于入不敷出,面临转让,于是地下通道“卖唱”成为了其经济来源,彻底变成“为了生存而唱”,无论怎么说,还是显得有点无奈落寞,著名歌手邓丽君最大的愿望不是想唱歌赚多少多少钱,从她后来只为慈善事业演唱,就可以了解她的立场,当邓丽君听说许多大陆歌迷喜欢她的歌时,据说她睁大眼睛,很是兴奋,邓丽君最大的愿望是想在大陆开演唱会,显然这是希望自己能为大众演唱,能为大众服务而感到幸福。在大同世界,如果每个歌星、歌手唱歌不在是为经济利益,而是为服务大众时,灵魂将得到升华,能为大众服务,使幸福感徒增,真正实现了自我价值。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