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评 / 媒体社论 > 正文

012[ 媒体社论] 重申媒体伦理与责任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2/14 15:34:07

[社论] 重申媒体伦理与责任
 | 时代周报
跨入2012,中国媒体人遭遇的第一条新闻事件,就在拷问自己所在的行业:2012年1月2日,财新传媒旗下的《新世纪周刊》发表了题为《达芬奇案中案》的调查报道,指出2011年7月10日和7月17日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栏目所播出的《“达芬奇”密码》和《“达芬奇”密码2》存在严重的报道失实。调查更进一步发现,记者及“中间人”利用这一事件向达芬奇家居公司索取了高额的所谓“公关费用”。该报道发表之后,相关人员也发布了声明,指控达芬奇“诬陷和诽谤”。            媒体社论

这一事件目前仍然在发酵之中,而相关的材料也在不断累积,其中许多疑点亟待在更多的调查与材料之中呈现真实面貌。

必须指出的是,《新世纪周刊》的报道已经充分地注意到了客观性与平衡性。它并不采信了达芬奇单方的说法,同时也给予央视以及各方的当事人充分的接触与采访,在背景中,也直言不讳提出了达芬奇运营所存在的漏洞。应当说,这是一个相当专业的客观报道。            媒体社论
在改革开放之后的30多年来,中国的媒体行业,尤其是市场化媒体发端之后,在专业化、职业化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步;在与世界性媒体的交流与沟通之中,媒体的市场化程度也有了极大的提高。媒体的公信力提高了,其监督作用提升了,媒体更加有效地履行了自己的责任。            媒体社论

然而,近年来,随着媒体运作透明度和交叉监督的提升,公众对于媒体的批评与怀疑也与日俱增。
2008年山西矿难真假记者领取封口费,2009年汶川地震媒体滥用采访权,2011年江苏校车事故媒体“被招待”,都引起社会舆论喧哗,对于媒体伦理提出质疑。            媒体社论
尽管媒体已经进入了企业化管理的序列,但是无法否认的是,中国的媒体仍然严重地带有“国家机关”或“国家权力”的性质,这不仅仅是因为中国大多数的媒体仍然是国营企业,同时也因为媒体与各级政府机关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媒体社论
显然,中国的媒体一方面担任着宣传党和国家方针政策的任务,一方面也承担着“舆论监督,群众喉舌”的责任。这种责任,不仅仅是对于贪污腐败等现象的责任,同时也包括了对于企业、社会的监督责任。央视对于达芬奇的报道,正是出于这样的一个监督责任。            媒体社论

然而,与其他行业相同的是,媒体同样也具有行业的规则和伦理。其基本准则包括了客观性、平衡性等。其基本伦理包括了不得收受采访对象的“红包”,不得利用职务之便获取利益等。            媒体社论
在社会的公共监督体系并不完善的前提下,媒体的监督责任成为担负政府和社会监督如果不是唯一性,也是具有极大重要性的责任来源。于是,这往往又成为了“媒体寻租”的重要来源。            媒体社论
在媒体行业中,收受红包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是“媒体寻租”的一个最低形式。在许多媒体“生财之道”中,更加包括了以负面报道相威胁向采访对象索取贿赂、以不报道对方的负面新闻获得或索取“封口费”、以协助公关获得“公关费用”等形式。其中受益者,包括个人与媒体本身。            媒体社论
可悲的是,中国的媒体本身在媒体法规缺乏的制度环境下运行,对于此类的行为,除了一些约束性极弱的行业性法规之外,几乎完全依靠自律。            媒体社论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于是,没有公权力的媒体获得相当于公权力的权力。媒体寻租由是成为媒体行业的一个痼疾。            媒体社论
必须指出,媒体行业与其他行业一样,难以避免错误与疏漏。一部分的媒体失实事件是由于媒体和记者本身的素养所造成,一部分是由于在实际操作中的条件所限造成,另外有一部分,则是媒体有意制造的“冤假错案”以获取利益。            媒体社论
对于那些无意造成的错误与疏漏,惟有通过提升媒体与媒体从业人员的职业素养,以及纠错补偿机制给予救济;而对于那些有意制造的媒体事件,惟有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给予消除与惩罚。显然,我们目前完全没有这样的机制进行纠错,无论有意,还是无意。            媒体社论

我们没有理由与证据证明央视的报道是有意的过错。然而,如果《新世纪周刊》的报道指出的针对达芬奇家居的报道失实是属实的话,那么,央视有责任有义务给予公众一个明确而清晰的调查结果,并给予达芬奇以相当的救济。            媒体社论
而面对这一事件,我们也有必要重申媒体的责任与伦理。作为公共产品,媒体应当承担守护社会的责任,行使舆论监督权。但这种监督权的行使,却必须要在媒体伦理的框架之中运行,其中包括了对于新闻操作的基本规则的遵守,新闻手段(例如卧底、偷拍)的合理但有限的使用、不得利用媒体权力进行寻租。与此同时,这一事件也提醒我们,对于媒体的公共管理,也必须进入制度化与法律化的轨道。            媒体社论
2012到了,无论是世界还是中国都在经历困难和阵痛,而身为媒体人,我们认为,必须以更严格的自省、规范来面对这些困难、阵痛,唯有真实记录,才是我们的责任。            媒体社论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