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制 / 国际法律 > 正文

浅谈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对立统一关系 横看天下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4/15 14:17:45

浅谈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对立统一关系
横看天下
在讲到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关系时,我们不得不从法律的起源、法律本质和它的功能说起。凡学过法理学的人都知道,对于法律的起源、法律的功能、法律的本质,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存有各种各样理论、观点和名目不同的学术流派。在我国古代夏商和西周统治者宣扬“代天行罚”的神权法思想,将刑罚说成是“天意志”。墨子和老子以天为法和“人法地、地法天、天地道、道法自然”的这种接近“自然法”的思想。后来的历代封建王朝的法律都以君主的名义来制定,所谓“钦定”,而君主的权力都又被解释为“受命于天”的变成了一种哲理化的神学,即“君权神授”的观点。
在国外,特别是在西方,在法律的起源和法律的本质功能方面也有多种学说:其中主要有:神源论、圣贤论、强者论、国家意志论及契约论等等理论,这些理论各自从不同的社会视角,不同的思想和理论基础解释法律的起源、本质和功能。可以说这每一种理论学说都有一定正确性和合理性。但也必须承认,这每一种不同的观点、学说都不能完全阐明法律的真正的起源、本质和功能的全部理论问题。笔者认为,在研究法律起源、本质和功能方面的理论时,应该用一种尽量抽象方法去认识、去找出最基本和最本质的精髓。笔者比较赞同对法律的本质这种抽象的表述。即:法律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调整人类社会关系行为规范。这种行为规范是人类社会得以延续和发展的保证,每个社会历史阶段,不同社会制度都要需要这种规范,而这种规范就当时的历史阶段来看应该相适应的,但这种规范不是一层不变的,是动态的,他会随着人类历史前进,社会的不断的变革而不断发生变化,不断完善,从而适应人类社会的发展和社会的需要,它是人类社会活动产生的必然产物。
人类是从低等动物进化而来高智慧性的动物,这进化而来的人类与动物之间的最大的差别在于他的群体性和社会性,并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群体性的生产、生活和交流等社会性的活动。有活动就必然有秩序,因为没有秩序的社会是不可能顺利、平安的进行生产、生活和交流乃至影响整个社会的延续发展,而且良好社会秩序也是人们个人自由得到保证的前提。而秩序的维持是要靠规范来保证的,没有规范的约束,落实社会秩序就是一句空话,规范是社会秩序得到落实的手段和措施。所以法律实际上就是维护秩序的一种工具,它的根本功能就是保证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行。法律这种最抽象、最本质的东西,应该是贯穿于一切法律的根本目的之中。不管社会分化和发展到什么程度,法律这种抽象的本质、功能和目的是不会改变的。但不可否认,在法律的实际操作中,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社会文化的地域,所制定的各个具体的法律规范,它们这间的冲突、对立是客观存在的,因为理论上的一致,不等于行动的一致。就像地球上的生命体一样。大家都有需求阳光、空气和水才可生成的共性,但各自确长出千变万化的形式和产生不同的生物功能。
☆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特别是进入到现代社会,整个国际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科学技术,社会交往有了空前的发展和进步。整个地球随人类科学的进步,交通、通讯的发展,在空间、时间上变得越来越小和越来越短,人们把地球称为一个村,人们的国际交往就像在一个小村庄中一样,相当方便,频繁。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交往,就像人们进入超市和赶部落的庙会一样“热闹”。同样这种“方便、频繁、热闹”也带来了社会秩序的不协调,产生了不同国家的人文观念,生活方式的冲突和碰撞,同时也带来了法律的规范上的不同步、不协调和冲突、碰撞。为了维持这种国际间的交往,让“地球村”的繁荣得到不断地发展,保护和保证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利益和自由的实现,就必须有一套能得到各国认可的国际间的行为规范,这就使得现代国际法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而现代国际法的发展,无疑与因不同文化、不同经济水平、不同民族习惯而制定的国内法出现不同步,产生碰撞、冲突和对立,从而出现了国际间的矛盾,因而也演泽出了国际法与国内法之间的不同观点,不同学派,不同解释的各种理论和学术流派。目前在国际上,对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关系的认识上出现的不同的理论和学说,主要表现在以下两大派别、三种理论:
一、 认为国际法与国内法属于两个体系的二元论
这个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有特里佩尔、安齐洛蒂和奥本海。二元论的学说认为,国际法与国内法是两个互不相同、各自独立、平行运作的法律体系,因为它们各有不同的主体,不同的渊源和不同的调整对象,既然是两个不同的法律体系,因此国际法无论是总体还是部分,它自己本身是不能成为国内法的一部分,正如国内法没有权力变更或创立国际法的规则一样,国际法也绝对没有权力变更或创立国内法的规则。强调国际法与国内法是互不隶属,二者存在着相互渗透的关系。
二、 认为国际法与国内法同属于一个体系的一元论
在这一元论中又分为国内法优于国际法和国际法优于国内法的二种学说。国内法优于国际法的理论根据是,国际法之所以能成立,是基于国家的意志,它是规范国家对外活动的法律。国际法优于国内法的理论根据是,国际法与国内法属于同一法律体系,都是对法律主体具有拘束力的权力,国内法仅适用国际法许可的范围之内。
☆毋庸质疑,上述的诸种观点中都包括着一定合理的解释,也有一定的理论依据,也能在社会的实践中解决和解释一些问题,但总的来说,这些理论都存在片面的欠妥当之处,难以全部反映并回应日益复杂和现实的国际社会关系。究其原因有以下二点:
1、方法论的偏误。要么单纯地强调国际法与国内法的表象上的相互区别,将其分为两个互不相同的系统,忽视了它们的内界联系,如二元论。要么人为地在此两者之间绝对化地分出孰高孰低,如一元论。这种一元论,使得国际法在实际操作中,出现不同的国家采用不同优先方式,国与国之间很难统一认识。
2、法理学理论上的支持不足,支撑上述论断的法学理论基础往往比较薄弱,如一元论中的国际法优先说,便将国际法设想为是一个效力高于一切法律规范的“最高规范”,至于这种最高规范的效力又是来自何方,却无从得知。而二元论将国内法与国际法的区别绝对化,其理论仅仅从法律渊源、调整对象上的不同来着区别依据,与法的抽象本质、功能和目的相矛盾。
因此笔者认为,对上述二种理论与观点不能完全赞同。笔都认为,国际法与国内法并不可能以简单二元论和一元论来着归结。他们之间关系应从本文开头所述的法律起源和抽象的本质、功能方面的观点和依据用辩证法的认识论的方法去认识、去分析和研究。为此笔者认为,国际法与国内法之间关系是对立统一的关系,是相互依存、相互补充的关系。
笔者就这一观点论述如下;
一、国际法和国内法虽然从表象来看,它们的渊源、调整的主体对象和客体都有很大的不同,确实在某些具体内容和实际的操作上存在很多的不同步、甚至对立和冲突,但这种不同步,对立和冲突往往是在某一层面上造成,比如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政治、经济发展不同步,民族习惯不同而造成某些文化上的差异,但不管怎么说,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内法所制定的各种行为规范都是为了维护本国的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的秩序的安定作为最终目标,同样只要国际法得到了一个主权国家的正式认可并签署双边协议,也就意味着这个主权国在国际性的社会活动中承认了这些国际规范,因此,这个国际规范从理论上不应该与主权国的国内法发生根本性的冲突和对立的,应该是统一的。因为国际法所制定各类规范同样也是维护国际社会秩序,保护各个国家的利益,保障国际社会生活的安定,促进全球社会的发展。从本文上述的法律的起源和法律的抽象的本质、功能来看,国际法与国内法都是调整社会的一种规范,是协调和维护社会秩序的工具,无论他的调整的主体、对象和内容有所不同,但他们的这一本质属性没有改变,根本目的没有改变。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他们是一致的,是统一的。这似乎是和一元论的观点是相似,但这种统一之间没有孰高孰低的谁先谁后的,这是与一元论的理论有着根本的区别。
☆二、国际法与国内法的这种表象上的不一致,不同步、甚至对立和冲突,正好说明国际法与国内法对立统一关系的客观存在,如果说国际法与国内法真的对立到不可调和,那就根本不会出现所谓的国际法;如果这个国际法不能和国内法得到根本上的统一,那么这个国际法的目的、功能就永远得不到实现,这样的国际法有何意义?如果说国际法与国内法没有一点对立、冲突和不协调,那么也不存在什么国际法与国内法之分;正是这个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对立、 冲突才造就了国际法和国内法这个争论不休的名词和创立了许多的理论学说和各个流派。因此说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对立与冲突、不一致并不影响他们的本质特征和固有属性,正是他们之间的根本属性的一致性,才能够使国际法与国内法之间矛盾的化解和协调得到根本共识和相互的认同,从而达到最终的一致。只要国际法得到国家主体的认同和确认,这时的国际法与国内法在根本点上应是相通相融的、不矛盾的。它们之间关系应是择优选择,无所谓谁先谁后的、孰高孰低。更不是所谓的两个不相融的系统。
三、用对立统一的观点去分析和解决国际法与国内法之间的矛盾,可以避免片面、激进、僵化和不切实际的思维方式,减少在处理国际法与国内法之间出现矛盾状况时的误会,减少因观点的不同而造成的失误和错失良机的情况。这也是笔者认为用对立统一的观点去分析国际法一国内法之间关系的受益所在。在实际的活动中处理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关系除了运用对立统一的思路去看待和分析,还应本着以下三个方式去进行操作。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