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制 / 民主天地 > 正文

为什么落后国家不宜立即实行民主?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4/28 7:28:22

            为什么落后国家不宜立即实行民主?
                          文/绝对隐士
上个世纪50年初末、60年代初,在我国“大跃进”运动和随后发生的大饥荒中,有3000多万人饿死,还有很多人差点饿死。1962年夏收过后,饱受饥饿折磨的人们终于吃上了第一顿饱饭。人们实在是太饿了,一些人使劲吃,想把过去几年损失的食物补回来,结果由于吃得太饱,居然被活活撑死了!这些人没在饥荒中饿死,本来是一件大喜事,现在终于吃上饱饭了,更是喜上加喜,谁也没想到有人吃得太饱,竟然能被撑死。这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这些在大饥荒中没饿死的人,为什么在终于吃上饱饭之后被撑死了?其原因并不复杂。长期遭受饥饿折磨的人,由于肚子里缺乏粮食可供消化,肠胃的消化功能大大萎缩,这时候如果突然吃得太饱,肠胃一下子难以适应,无法消化食物,就会撑死人。一些有经验的人,在饥荒过去之后并不急于吃得太饱,而是先吃好消化的稀粥,逐渐增加饮食量,慢慢地恢复肠胃的功能,避免了被撑死。

这个事例说明,越是缺乏的东西,越是朝思暮想的东西,在一旦拥有之后,越是要谨慎对待,小心使用,否则不但不能带来好处,反而会为其所害。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民主。长期实行专制的国家,最缺乏的是民主,人们最期盼的是民主,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出路,也在于实行民主。而经过不懈的努力奋斗,终于争取来了民主,是不是就应该立即无条件地实行民主?而民主也能立竿见影地解决一切问题?显然,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实践证明,长期实行专制的国家,并不适宜立即实行民主,就像饿得太久的人不能一下子吃得太饱一样,如果不能够有节制地、循序渐进地实行民主,民主不仅不能带来好处,反而会带来一系列严重后果,其危害性甚至比专制还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矛盾现象呢?

☆首先,长期实行专制的国家,缺乏拥有公民意识的选民。在专制制度下,统治阶级垄断了信息获取和传播的渠道,对人们进行持续不断地洗脑和愚民教育,久而久之,多数人都丧失了独立人格,丧失了正常的判断是非对错的能力,成为易于被统治阶级操纵和利用的臣民、顺民、愚民、暴民。在一个臣民、顺民、愚民、暴民占多数社会里,显然不具备实行立即民主的条件。由于这些人无法对形势作出正确的判断,无法对政党、政客及其政治主张作出理性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搞民主选举,很可能给那些极端主义政党和邪教组织以可乘之机,而那些真正理性的政党和政治家,则能难在选举中胜出。实践证明,越是极端的思想,对暴民越有吸引力;而越是荒谬的主张,在愚民中越有市场。李洪志的“法轮功”,那么荒诞不经,居然吸引了400万信徒,其中不乏领导干部、将军、博士、教授、富商、大学生。前不久,单位组织去某旅游胜地疗养,带团的导游是个30多岁的中年妇女,她笃信佛教,见庙就拜。我问她为什么这么信佛,她说毛主席也信,也是见庙就拜。我说,毛主席发动“破四旧”,可没少拆庙啊。她说,毛主席是真龙天子,能降得住,换了别人就不行。她的话里还有一层深意:毛主席是真龙天子,做什么都是对的;对于真龙天子,就是要无条件服从。在我们这个经济文化比较落后、农民占人口大多数的国家,具有类似思想的人,恐怕不在少数。即使在民主派当中,真正具有民主素质、懂得民主内涵的人,又有多少呢?从网上民主派的表现看,他们有三个弱点:一是过于迷信民主,把民主等同于选举,认为一搞民主选举,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二是真正懂得民主精髓的人少,虽然民主派平时总把民主挂在嘴边,但他们并不真正践行民主,不懂得宽容和妥协;三是不少民主派患有政治幼稚病,对国家利益认识不清,对西方国家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总之,不论是民主派还是普通民众,都还不具备实行民主所需要的足够的民主素质。造成这种情况,除了经济文化落后以外,统治阶级长期以来的愚民教育、以及缺乏民主实践,也是重要的原因。

其次,长期实行专制的国家,缺乏合格的选举政党。在专制体制下,禁止任何与执政党政见不同的独立党派的存在。一方面,不允许新成立独立于执政党的党派;另一方面,过去曾经存在的党派,一部分被消灭了,剩下的被改造了,它们接受了执政党的领导,在指导思想上与执政党保持一致,发展规模受到严格限制,甚至活动经费也来自执政党。这些党派的从思想上到组织上都丧失了独立性,名义上是独立的参政党,实际上成了执政党的政治花瓶。缺乏成熟的、具有一定规模和实力的选举政党,整个社会的组织化程度较低,选民难以找到自己政治上的代言人。在这种情况下搞民主选举,很可能选上来的还是原来的执政党,只不过改头换面;或是选一个极端主义政党,甚至是邪教组织。

☆第三,长期实行专制的国家,缺乏成熟的市民社会。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需要一定的社会基础,这就是中产阶级和市民社会的形成和成熟。而在专制社会里,很难形成成熟的中产阶级和市民社会。在改革开放以前的极权统治时期,中产阶级和市民阶层实际上被消灭了,整个社会分成两个阶层:除了被少数专政的对象以外,所有人都被要求成为国家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或者成为XX主义大厦上的一块砖,没有任何独立于统治阶级的阶级和阶层的存在。在改革开放以后的威权主义+市场经济时期,随着民营经济的发展,逐渐产生了独立于统治阶级的中产阶级和市民阶层,但它们目前规模还比较小,影响力还很有限。在威权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下,由于缺乏民主,两极分化日益严重,不到10%的人掌握了超过90%的财富,社会仍是一个金字塔结构,除了少数掌握权力和财富的上层,绝大多数人还比较贫穷,还不能称为中产阶级,市民社会也还没有形成。没有中产阶级和市民阶层,也就没有实行成熟民主的社会条件。这里面存在一个悖论:一方面,缺乏民主导致了财富分配的不公平,造成了两极分化,难以形成中产阶级和市民阶层,因此必须实行民主;另一方面,缺乏中产阶级和市民阶层,又缺乏实行民主的条件。

总之,在长期实行专制的国家,由于缺乏具有公民意识的选民,缺乏合格的选举政党,缺乏成熟的市民社会,不具备立即实行民主的条件。即使实现了民主,也只能是低水平的、粗糙的、甚至是变味的民主。这方面国际上的例子很多。2006年,独夫阿拉法特死后,巴勒斯坦在美国的压力下,按照美国的方式举行了民主选举,结果主张和平的法塔赫大败,主张恐怖主义的哈马斯大获全胜,获得组阁资格,这个选举结果让民主国家大跌眼镜。还有我们的邻国尼泊尔,今年4月举行了历史上首次真正意义的民主选举,此前被国际上看好的尼泊尔大会党和尼共(联合马列)遭到惨败,而不被看好的尼共(毛主义)大获全胜,占据了制宪议会的压倒性多数席位,这个结果同样令西方大跌眼镜。虽然尼共(毛主义)放弃了武装夺取政权,通过选票获得了政权,并答应组成联合政府,但尼共(毛主义)毕竟还掌握着庞大的军队,而且党纲里面还有很多激进的主张,今后尼泊尔局势如何发展,能否顺利成为民主国家,还充满了很多未知数。如果说尼共(毛主义)还比较文明的话,中国的毛派则是十足的奢血,他们公开鼓吹回到“文革”,主张为“四人帮”平反,从他们对改革开放的仇恨和对朝鲜金氏政权、红色高棉的欣赏,从他们经常挂在嘴上的“人民已经很愤怒了,你们走着瞧吧”的威胁,不难看出,一旦毛派们掌权,会是怎样一副血雨腥风的场景,他们会将中国拖向怎样的万劫不复的深渊!越是阶级矛盾尖锐的社会,毛派“造反有理”的暴力主张就越有市场。考虑到我国的国情,一旦实行民主选举,民主派获胜的可能性很小,而毛派上台的可能性很大。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每当看到堆积如山的社会问题,我就痛感实行民主的必要,也曾头脑发热,恨不得像苏东那样一夜之间实现民主。我想,这也是很多民主人士的共同想法。但冷静下来,认真考虑一下我们的国情,考虑一下民众的民主素质,我们真的做好了实行民主的准备了吗?我们真的有资格吗?

民主的前景的确令人神往,而一旦失败,后果又让人不寒而栗。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