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同世界 / 情系两岸 > 正文

台湾问题与中国的民主政治问题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6/23 9:39:31

台湾问题与中国的民主政治问题
早报导读
李总理:国人应更团结 提升国家经济
团结一致是我们一再成功的要素。我们应该不断加强这种精神,并且尽量消除社会里潜在的隔阂。
总理国庆献词全文:保持警惕 应付更多挑战
中国奥运遗产:宠辱不惊
印度扣留擅闯水域朝商船
 
    最近,有很多人在议论台湾问题时,认为中国大陆要实行民主政治。按照他们的说法,可以估计他们认为大陆的政治还不民主。笔者认为,产生台湾问题的原因不是当今中国的民主政治问题,而是以前的中国民主政治问题。因此,台湾问题与当今中国的民主政治问题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其理由如下:  (1)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中国制订出“莫谈国事”的许多法律条款。但是,在一个中国内,如果人人都不“谈论国事”的话,不就是没有人“谈论国事”了吗?如果人人都不“谈论国事”,就是无人关心中国的“国家大事”,这样的话,中国不就完蛋了吗?因此,按理讲,中国不能制订“莫谈国事”的法律条款。其实,中国的“莫谈国事”,其涵义是指:以中国皇帝为首的中国政府高官可以“谈论国事”,而其他中国人就“莫谈国事”。对于当代中国人而言,旧中国的“只准皇帝大臣谈论国事、不准平民百姓谈论国事”的法律规定,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违法行为,但是旧中国实行的就是这种“不民主政治”。因此孙中山先生才领导中国人民推翻清王朝。如果清王朝实行“民主政治”的话,中国人就不可能去推翻一个实行“民主政治”的中国政府,最多也就是和平的变革。

 ☆ (2)中华民国建立以后,法律规定中国人民享有“谈论国事”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政治权利,甚至还有示威游行等的权利,但是袁世凯等中国政府高官还是重蹈覆辙,剥夺法律赋予中国广大人民“谈论国事”的政治权利。不过,他们也算进行了“革命”或“变革”,就是“不准平民百姓发表反对政府的言论”。初看,这种法律规定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在名义上并没有完全剥夺人民大众“谈论国事”的权利,但是在事实上是“不允许平民百姓反对政府高官‘谈论国事’时发表的政见”,因此这样一来,就是“只允许平民百姓拥护政府高官‘谈论国事’时发表的政见”。总之,在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时代,虽然在“谈论国事”层面上,中国政府比帝王时代放宽了很多,但是在事实上还是没有真正允许人民大众“谈论国事”,像北洋政府杀害李大钊先生就是铁的证据!

  (3)后来,蒋介石先生再“革中华民国北洋政府的命”,他要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众所周知,蒋介石先生夺取中国政权后组建的中华民国南京政府,也是一个“非民主政府”。那一场祸国殃民的“国共内战”,其起因是毛泽东先生领导的共产党和其他民主党派要“批判反对”蒋介石先生领导的国民党在“谈论国事”时发表的不同政见。由于毛泽东先生领导的共产党以及其他民主党派的“批评反对”使蒋介石先生和南京政府官员的“面子”扫地,因此蒋介石先生和南京政府指挥“国军”以所谓“剿灭共匪”的名义围剿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和解放军。假如蒋介石先生和国民党能够向毛泽东和共产党学习的话,尤其是学习“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话,能够允许中国人民享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自由的话,如果蒋介石先生领导的南京政府的官员能够坚持“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两项基本原则的话,“国共内战”绝对不会爆发,那也就没有“台湾问题”了。

  综上所述,从中华民国建立到1949年止,由于中国没有实行民主政治,因此才会爆发“国共内战”,而“国共内战”就遗留下来了“台湾问题”。

  还有,所谓民主,其实就是如此简单的问题:政府的各级官员,尤其是政府的高官是不是允许广大的不当官的平民百姓“批评反对”政府官员在“谈论国事”时发表的各种政见?如果政府的各级官员,尤其是政府的高官不允许广大的不当官的平民百姓“批评反对”政府官员在“谈论国事”时发表的各种政见的话,那么广大人民在事实上就是只能“歌功颂德”,那就还是处在“莫谈国事”的“非民主政治”之中。现如今的中国大陆的政治环境已经有了大大的改变,当然这里面也有网络的作用。

☆  中国的民主政治问题,从孙中山先生革命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还是一个争论不休和争论不清的重大问题。笔者认为,关于民主政治,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就是应该允许不当官的人民大众可以持有与政府官员不同的政见,而且还允许不当官的人民大众可以“批评反对”政府官员在“谈论国事”时发表的政见。

  但是,中国政府官员有时却不允许人民大众持有与中国政府官员不同的“政见”,还不允许人民大众“批评反对”政府官员在“谈论国事”时发表的政见。例如,在抗日战争结束后,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都持有中国实行“多党制”的政见,而国民党却坚持“一党专政”的政见,这两种政见就发生矛盾和冲突,最后爆发“国共内战”。

  笔者认为,解决“不同政见”之间的矛盾和冲突的办法,基本上有两种:一是使用武力;二是使用谈判。自古至今,世界各国已经创立了很多通过谈判解决“不同政见”之间的矛盾和冲突的办法。但是,由于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交往甚少,因此,还没有向外国学习到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不同政见”之间的矛盾和冲突的先进经验。假使在抗日战争结束后,“国共两党”能够以谈判方式解决“不同政见”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就不会造成“祖国分裂”了。

  如今,在台湾问题上,也存在着民主政治中必然会产生的“不同政见”问题,即大陆方面持有“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政见,民进党持有“台湾独立”的政见,国民党持有“不统、不独、不武”的政见,可能还有其他政见。显而易见,不是使用武力解决“不同政见”问题,就是通过谈判解决“不同政见”问题,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办法解决“不同政见”问题。

  但是,海峡两岸能够通过谈判解决“不同政见”问题吗?目前看来非常困难,因为双方都不肯放弃武力,台湾最近向美国购买了大批量的先进武器装备就是证据。国共两党签订《双十协定》之所以不能履行,其实质就是双方都不肯放弃使用武力解决“不同政见”问题。如今的两岸也是如此,双方都不肯放弃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当然,我们可以看到的主要原因是台湾不肯放弃“台独”!

☆  总而言之,中国要实行民主政治的话,军队、警察、法院、检察机关等都要“中立化”,不能被某个党派控制。否则,中国实行民主政治只能是一句空话、大话。

  令人悲观的是,目前,海峡两岸的军队、警察、法院、检察机关等不可能“中立化”,否则天下一定大乱!由此看来中国是要实行民主政治,但是是“渐进改革”,不能是“激进改革”。如果当年中国实行“君主立宪制”的话,也即慈禧太后能够同意光绪皇帝的意见,那中国整个的历史可能就会大大不同了;或如果当年中国实行“议会政治”的话,也即宋教仁先生没有被丧心病狂的袁世凯杀害而发挥极大作用的话,那中国整个的历史可能就会大大不同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借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那场“民主革命”的历史经验,可以预见:假如当今中国立即实行民主政治,无非就是实行与西方社会接轨的“多党制”。这样的话,中国一定会步苏联和一些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后尘而爆发“颜色革命”!与其中国爆发“颜色革命”,还不如维持现状!

  还有,“民主选举”不是万能的,陈水扁先生也是经过“民主选举”而成为总统的,他比不经过“民主选举”的领导人好不了多少!

  归根结蒂,什么是民主政治?还是一个谜!如果先解决中国的民主政治问题,再解决台湾问题的话,可能还有几百年的时间,只是中华民族是绝对等不了那么多的时间了!
  胡儒德
《联合早报网》

网友评论查看评论